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 >

刘兰芳 评书不需要小“老艺人

* 来源 :http://www.benmallott.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9 19:33 * 浏览 :

  久未露面的评书大师刘兰芳女士近日出现在南三环的戏曲艺术职业学院,她与王印权、赵玉明、常祥霖、田战义等曲艺名家受邀参加“北戏曲艺教学研讨会”,为北戏建立曲艺学科建言献策。

  “生意颇多,唯有说书难习。说表评述非容易,千言万语须记……”几句话,道出了评书行业的。一个评书演员,十七八岁的时候,阅历不够,想要说住观众很难,等到一过六十,气力和体力不济了,艺术青春也就宣告结束,好时候就中间那么二三十年。加上近些年行业不景气,从业人员少。

  但是,就是在这样的大下,北戏在2016年正式开设了曲艺系,设置评书表演和鼓曲表演两个专业。此次,刘兰芳为首的十几位行业专家莅临北戏,就是给还不成熟的课程教学标准“动手术”。

  73岁的刘兰芳以评书《岳飞传》红遍。时至今日,在各大评书网站的排行榜上,《岳飞传》仍然牢牢占据着前三名。作为一名“40后”评书表演艺术家,刘兰芳经历了评书从书馆到、再到网络的兴衰。听到如今评书进入高校课堂,并且开设了专业的消息,刘先生直言这是空前的大事:“没有想到这门传统艺术真的能够进入高校,有了属于它的专业代码和人才培养计划,很高兴,很激动。”

  刘兰芳说,自己学艺的时候,是典型的带徒弟,口传心授式教学,用行话说叫“念买卖”。正是这种方式,让行业当中的不少人都沾上了很重的江湖气。

  曲艺界管行话叫“春点”,自古就有“宁舍一锭金,不舍一句春。”的说法,可见旧时曲艺圈中的“行业”到了何种程度。如果您不是行里人,面对面听到两位圈里人对行话的时候,就跟听外语一样:“下了几道杵?”“今嗨置了。”这两句看似不通的话其实就是茶馆掌柜的在和说书先生盘账:“今天挣多少钱?”“今天挣的特别多。”

  “很多孩子和年轻人没学几天就开始模仿老先生,学春点,和当今的时代显得格格不入。”刘兰芳说,作为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是否需要学习旧的“行话”是一个很值得商榷的问题。评书想要进入庙堂,就必须去除江湖气,从娃娃抓起:“学一身老艺术家的毛病,年纪不大就是个小老艺人范儿,这对于行业发展有害无益,评书专业恰恰能够让孩子们从起步开始接受正规的、高校式的教学,这样出来以后气质和神态都是干净的。”

  在评书的4位非遗传承人中,1944年出生的刘兰芳是最小的,听着北戏张怡等几位教师的教学设计和未来构想,刘兰芳不住点头:“年轻人想法多,脑子活,一线教学需要的就是你们这样的年轻人。”

  在列席会议的专家和教师中,不乏刘兰芳的徒弟刘朝、王封臣,以及田连元的徒弟关永超,还有田战义的徒弟武亮。看着身边的年轻人,刘兰芳感叹道:“我们这一批人的艺术生涯所剩无几,传承下一代需要各派的青年演员都参与进来,大家加强合作。你们这些青年教师要搞好团结,打破门户概念。让孩子们有更多的选择,将来毕业之后喜欢哪派,自身条件更加适合哪派再寻找名师深造。”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刘朝、王封臣以及知名的青年评书演员祝兆良、武亮都已经成为了北戏的评书表演教师,他们将和张怡一起,把不派,不同特点的评书表演传授给刚刚入学不久的26位学生。

  近些年来,我们在各大晚会和展演上看到的评书则多为一些节选和单段,像《斩颜良》、《智激周瑜》、《长坂坡》等。在短短的20分钟内,跌宕的情节和生动的表演往往会引发观众热烈的掌声,效果颇佳。

  然而,在刘兰芳看来,光会说单段远远不够,想要传承评书,乃至于未来在这个行业有所建树,必须要能说长篇书。“就像一个举重运动员,如果能够举起150斤的杠铃,再举50斤的就不在话下。”刘兰芳的丈夫、著名曲艺家王印权比喻道。

  学生如何学说长篇评书?刘兰芳给出的答案是循序渐进:“先从小段学起,慢慢由易到难。”早年间,说书艺人说一部书的时间基本上不超过两个月:“可以请一些成熟的演员来学校说一两个月,说一部完整的书,学生们观摩、研究,然后再换人,一轮一轮来。”刘兰芳说。

  从江湖到庙堂,从撂地到高校,评书这门千百年的艺术形式正在焕发着蓬勃的声音。艺术的传承离不开时代的发展和从业者的创新,正如刘兰芳所说,练好手眼身法步,融合时代元素,这门语言艺术才能真正说到老百姓的心坎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