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 >

评书需要融合时代元素

* 来源 :http://www.benmallott.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19 19:33 * 浏览 :

  一个评书演员,十七八岁的时候,阅历不够,想要说住观众很难,等到一过六十,气力和体力不济了,艺术青春也就宣告结束,好时候就中间那么二三十年。加上近些年行业不景气,从业人员少。久未露面的评书大师刘兰芳近日受邀参加“北戏曲艺教学研讨会”,为建立曲艺学科建言献策。

  73岁的刘兰芳以评书《岳飞传》红遍。听到如今评书进入高校课堂,并且开设了专业的消息,刘先生直言这是空前的大事:“没有想到这门传统艺术真的能够进入高校,有了属于它的专业代码和人才培养计划,很高兴,很激动。”

  曲艺界管行话叫“春点”,自古就有“宁舍一锭金,不舍一句春”的说法,可见旧时曲艺圈中的“行业”到了何种程度。如果您不是行里人,面对面听到两位圈里人对行话的时候,就跟听外语一样:“下了几道杵?”“今嗨置了。”这两句看似不通的话其实就是茶馆掌柜的在和说书先生盘账:“今天挣多少钱?”“今天挣得特别多。”

  “很多孩子和年轻人没学几天就开始模仿老先生,学‘春点’,和当今的时代显得格格不入。”刘兰芳说,作为新时代的文艺工作者,是否需要学习旧的“行话”是一个很值得商榷的问题。评书想要进入庙堂,就必须去除江湖气,从娃娃抓起:“学一身老艺术家的毛病,年纪不大就是个小老艺人范儿,这对于行业发展有害无益,评书专业恰恰能够让孩子们从起步开始接受正规的、高校式的教学,这样出来以后气质和神态都是干净的。”

  在评书的4位非遗传承人中,1944年出生的刘兰芳是最小的,看着身边的年轻人,刘兰芳感叹道:“我们这一批人的艺术生涯所剩无几,传承下一代需要各派的青年演员都参与进来,大家加强合作。你们要搞好团结,打破门户观念。让孩子们有更多的选择,将来喜欢哪派,自身条件更加适合哪派再寻找名师深造。”

  如何学说长篇评书?刘兰芳给出的答案是循序渐进:“先从小段学起,慢慢由易到难。”早年间,说书艺人说一部书的时间基本上不超过两个月,“可以请一些成熟的演员来学校说一两个月,说一部完整的书,学生们观摩、研究,然后再换人,一轮一轮来。”刘兰芳说。

  从江湖到庙堂,从撂地到高校,评书这门千百年的艺术形式正在焕发着蓬勃的生机。艺术的传承离不开时代的发展和从业者的创新,正如刘兰芳所说,练好手眼身法步,融合时代元素,这门语言艺术才能真正说到老百姓的心坎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