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曲艺 >

曲艺后辈追忆评书泰斗袁阔成

* 来源 :http://www.benmallott.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10-22 03:04 * 浏览 :

  ”“袁大爷”是个惯孩子家长于浮生称袁阔成为“袁大爷”,因为他的父亲、相声表演艺术家于世德先生与袁阔成私交极好。多年以来,袁老是辛越的偶像:“昨儿个还听他老人家的《西楚霸王》,一直听到凌晨两点多……”

  论江湖地位,“袁五爷”是中国评书界的泰山北斗,但在曲艺界后辈的眼中,他是“惯孩子”的“袁大爷”、是风趣幽默的好老头,更是能让大学教授都说出“”二字的“大学问家”!听听的曲艺后辈追忆“袁五爷”(当时他在圈内把兄弟中排行老五),也许你就会明白:为啥闭着眼睛听他说评书“能像看电影似的”!

  于浮生称袁阔成为“袁大爷”,因为他的父亲、相声表演艺术家于世德先生与袁阔成私交极好。在于浮生出生那年,父亲没有在家抱孩子,而是参加首届中国曲艺汇演在各地巡回演出了半年,天天和袁阔成同吃同住,两人成了一生的朋友。1979年,21岁的于浮生到营口演出,“袁大爷”极其热情招呼他到家里,请了很多曲艺名家一起吃饭,还特意问:“有啥你袁大爷能帮忙的,直说。”于浮生当时最大的愿望是买台机,却苦于弄不到“相机票”,没想到他一说,“袁大爷”还真就给弄来张“票”,买了他人生第一台海鸥牌相机。拿到相机于浮生第一件事就是和“袁大爷”合影。

  “袁老在评书界的地位好比相声界的侯宝林大师。”1990年,刘彤曾到袁老家送过毕业汇报演出的请柬,袁老还用天津话招呼他们:“都来啦!”对后辈,袁老从不吝啬自己的鼓励,看过刘彤的汇报演出,又专门找到刘彤,告诉他:“你是个说相声的料,好好说!”让刘彤记忆深刻的,还有袁老的胸怀。“他在天津时会买最好的茶叶,最好的烟,请曲艺界的同仁一同坐下来探讨,他总是先说上一段,让大家提提意见。这种胸怀,是艺术界难得的品质。”

  很多评书迷都评价“袁氏评书”画面感强,“闭上眼睛那些人都在跟前站着似的”,于世德先生跟儿子一起听《三国演义》时,曾经评论:“你袁大爷说舌战群儒,都能听出来每个谋士坐的远近、方位。”跟坐得远的谋士辩论,“诸葛亮”声音高,跟坐得近的,声音就低,袁阔成一把嗓子不但塑造人物惟妙惟肖,眼神也是一绝。他在台上丢一个眼神,就能告诉观众:“眼前这人”在哪、多高!曲艺后辈辛越曾受袁老当面点拨:“在他眼里,评书不只是说书,而是把每个细节都做到位。比如,你说自行车和说摩托车的时候,比划的姿势就不能一样!因为两种车把一个直一个弯,一样了说明你做得不够细!”这种细节刻画造就了袁氏“电影评书”,比如他说《蒋干盗书》,把蒋干自以为得手的各种“嘚瑟”样子用各种手段铺陈的那叫一个到位,最后让曹操只说了一个字:“呸!”一个字蕴含了千言万语,用行家的话说:“这个呸的分寸绝了!”

  在曲艺界,袁阔成“学问大,书卷气浓”是出了名的,他说的古代名著有些大学教授都很推崇。于浮生1989年在剧时,曾经跟袁阔成很长一段时间住在一个招待所。于浮生说“袁大爷”要是错过了饭口,经常在房间里用个小炉子热点饭,备个小手巾板儿,喝一口,这爷俩就开始“小家雀逗老家贼”,袁老常说:“评书演员无书不可说。”无论是古代、地名、计量单位,还是时髦的股票、民生、新潮话题,袁老都先下苦功夫研究明白,再大白话说给别人听。于浮生看到过袁阔成的笔记,感慨“大学问家”!

  袁阔成说评书身经百战,啥场子都能圆,但有一次却差点被小字辈给“坑了”!某次巡回演出,于浮生和师胜杰的相声在袁老的节目之前,相声时长19分钟,袁老每次都掐准了时间,看他们上场了就开始换大褂,不慌不忙往台口溜达。某次于浮生和师胜杰喝了点小酒,两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相声7分钟就说完了。结果看两人下来了,“袁大爷”提着裤子,披着褂子就往台上跑,老狼狈了!下了场“袁大爷”拉着于浮生不依不饶:“小Zei,你大爷差点在台上绊倒,你说吧,怎么办?”一边说,一边拿眼睛瞄于浮生的“一拉得”领带。袁阔成是最早穿西装说评书的演员,可他就是不会打领带,那个年代“一拉得”还很少见。于浮生知道“袁大爷”压根不是小心眼的人,赶紧特别有眼色的把领带摘下来送“袁大爷”了。据说“袁大爷”特别可爱的立刻系上,去教育师胜杰:“看人家多懂事”这领带袁老一用就是很多年。

  袁老在中央人民说书时,其火爆程度绝不比周杰伦差。辛越告诉记者,在他们曲艺圈,流传着一个段子,曾有过统计,只要当天有袁老的评书,小偷都不出来偷东西,为此还给了袁老一面锦旗。多年以来,袁老是辛越的偶像:“昨儿个还听他老人家的《西楚霸王》,一直听到凌晨两点多”